怎么看待在杭州夜总会陪酒的女生
来源: | 作者: | 发布时间: 2018-11-08 | 635 次浏览 | 分享到:
         我是21岁的时候第一次在杭州夜总会叫了陪酒女,当时大三,课少闲着无聊,对未来很迷茫。
  我资质平平,情商不高不怎么上进,样貌和家境算不上出众,在一个普通二本学校中属于不入流的小角色,
旁边很多人瞧不起我,我自己有时候也瞧不起自己。


  找到女朋友更是天方夜谭。那段时间很空虚,就天天玩探探和陌陌。


  有一天在陌陌上认识了个女孩子,她年龄和我相仿,跟我聊的很投缘,可贵的是性格体贴可爱,
没有身边女同学的高傲气。经常问我吃饭了没,有事没事问我在干嘛,早上晚上还道个早安晚安。
一来二去我就跟她熟了,知道了她在杭州夜总会工作,而且还多次被邀请去ktv找她玩,我则有所顾忌没有去。


  当时年少无知的我没多想什么,反倒是对她产生了些许同情,觉得她这么好,却流落风尘,实在可惜。


  我过20岁生日那天,就大老远跑到她工作的杭州夜总会,点名让她陪我。


  她比网上照片娇嫩可爱,比我想象中漂亮的多,有一副姣小却婀娜的身姿,配上了水灵灵的小圆脸
。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,牵起我的手,跟我亲切地寒暄,就像我俩认识了很久的样子,
我也逐渐放下了拘谨的姿态,愉快地和她交流起来。


  那天晚上我们在一起合唱了《小酒窝》,唱着唱着,我朝她那里望了一眼,
只见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正深情地盯着我,我也忍不住直直地看着她。于是整首歌我们边唱边脉脉含情地注视着对方。


  我点了一箱啤酒和一份小龙虾,只见她咬一口虾仁,脸上马上泛起了红晕,
赶紧咽下一大口啤酒,一边张开小嘴吐舌头,一边用手给自己煽风,
气鼓鼓地向我抱怨太辣了。


  后来啊,没有防备心的我向她倾诉了学业上和生活上诸多苦闷。
她总是像一个乖巧的小女孩,侧着头耐心倾听完后,用坚定的眼神看着我,
不断轻声安慰,让我相信我自己。


  接着我了解到她来自山村,家境贫困,不得已到了这里。我心里同情心更甚。
不过现在才知道这可能是套话。


  按杭州ktv规定要给客人跳一段舞,本来应该性感撩人的舞蹈被她跳得萌萌哒,
不过也别有一番可爱的韵味。只见她一个妩媚的转身,作势要扑过来,却看到我正傻傻地憨笑,
以为我在笑话她,不禁羞红了脸,嗔怪道:“跳得不好看,我不跳了!”
..
.
  期间也再没有不合规矩的举动,她没再挑逗,我也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只是我说最近脖子有点酸,她就用白皙的手指放在我脖子上,生疏而没有力道地按了几下
。当时不怎么接触女色的我却感动极了,心里异常甜蜜和兴奋。


  她有些醉了,把玻璃杯拿起来,晃了晃里面的酒水,突然举得高高的,大声说道:“祝你生日快乐!”
.
.
  我也痛快地干了一杯,看着她迷离的双眼,心下久久不能平复,说来真是可笑
,21岁了,这个重要的生日,身边没有亲人,没有朋友,却只有一个陪酒的女生向我祝福,
陪我度过这个漫长的夜晚。


  到12点了,我该回去休息了,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酸楚,简单地告别后,我壮起了胆子
,小心翼翼且结巴地问道:我能抱抱你吗?


  她笑了下,踮起脚尖,张开怀抱,把头埋在我的胸上,我把她拥入怀里,
轻轻抚弄她柔顺的长发。她的身体贴在我的胸口,柔软富有弹性,感觉热乎乎的。
她呼出的气似乎带着花儿的清香,直扑在我脸上,让我感到一阵沉醉,真想永远都这么抱着她,永远也不分开。


  当她露出俏皮的小脸时,我又结巴着得寸进尺道:我能亲下你吗?


  ……


  那次是我的初吻,我第一次尝到了这么美好的滋味,直到现在,
那种感觉还时不时萦绕在我舌尖,久久不能散去。


  她挽着我的胳膊去前台结账,从没被搂过胳膊的我心砰砰直跳,有点喘不过气来,
感觉浑身不自在。算了算足足一千多,我当时也没什么犹豫就付款了。


  回去后过了一段时间,期间我俩也经常聊天。身边有同学却不断提醒我这是陪酒的,
生活很混乱,说我被骗了,让我赶紧断绝来往。


  我也渐渐处于矛盾和纠结中。有几次微信她回得慢了,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她正在工作,
心里总会不是滋味。还有几次我看到她朋友圈推广的ktv广告,每次心里莫名的不大舒服。


  我突然想,也许她根本不喜欢我,只是逢场作戏罢了。想到她或许跟许多男的都有关系
,我的心中就焦虑不安。我最后冷静下来,如果非要跟她交往的话,先不说身份不同不合适
经济上也绝非我这个穷学生负担得起的。


  纠结了很长时间,在一天晚上互道晚安后,我狠下心把她删了。


  第二天她加了我几次,还留言问我为什么要删微信,我忍着心中的痛没回复
,眼眶里却总是湿润地含着泪光。


  接着她也就销声匿迹了。


  很多个夜晚,我每每回想起她在的那段欢乐时光,心里总是很甜,
但接着也没法不让自己去联想:她现在兴许在另一个男人怀里。想到这里,我的心仿佛又在不断滴血。


  删了她之后,我重新回到了愁苦郁闷的状态。


  一年多过去了,我仍然忘不了21岁的那个生日,忘不了那个明媚的女孩儿。
她的音容,她的笑靥,似乎已深深刻印在了我的脑海里。


  我想,也许,在那个极狭窄的时间段里,我曾经爱上了这个陪酒的女生。